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為保證更佳的瀏覽體驗,請點擊更新高版本瀏覽器

              以后再說X
              NEWS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4個省區市審計發現的專項債及PPP問題

              作者: 發布時間:2023-12-25 14:00:13點擊:818

              截至目前,除3省區市尚未發布或未對外披露(貴州、新疆、西藏)以及4省已發布但未涉及專項債內容(黑龍江、江西、云南、青海)外,其他24省區市發布的2022年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均體現了專項債相關的問題。

              一、江蘇省

              政府專項債券資金管理使用方面

              1.部分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未投入使用。抽查62個市縣發現,由于建設項目開工條件不成熟、實施進度滯后或債券資金安排超前等原因,至2022年末,54個市縣有337個項目的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未全部投入使用,結存金額229.44億元,其中91.23億元結存1年以上,未能發揮債券資金使用效!益。

              2.項目年度實際收益與預期收益相差較大。抽查2019年以來的346個政府專項債券項目發現,有275個近3年資金平衡方案預期收益未實現,其中,255個未達預期的50%,涉及專項債券本金508.52億元,易導致償付風險。

              3.政府專項債券項目績效管理不到位。有2個市縣16個項目使用債券資金27.36億元未設置績效目標,有7個市縣財政部門未組織開展2021年專項債券項目績效評價工作,有35家單位的59個項目使用債券資金95.85億元未開展績效自評價。

              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管理績效專項審計調查情況

              重點抽查了南京、無錫、徐州、揚州4個市的74個PPP項目,涵蓋市政、交通、環保、文體等領域,涉及投資額1833.73億元。審計調查結果表明,相關地區配套出臺PPP項目管理制度,積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PPP項目建設,有效發揮PPP模式在穩增長、調結構等方面的作用。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監管不力造成政府付費增加。審計發現,有5個PPP項目因相關部門審核把關不嚴,導致政府多付費9104.35萬元,其中有2個PPP項目違規將政府方的資本金、征地費作為計算付費基數,有2個PPP項目違反特許經營協議約定提高項目運營補貼標準,有1個PPP項目虛增建設成本。審計指出后,上述多付費用已全部清算追回。

              2.部分項目合同簽訂和執行不規范。有3個PPP項目違規簽訂合同或補充協議,設置不合理回報條件或改變合同實質性條款,違背了PPP項目運行規則,如1個PPP項目在招標后違規簽約,將原授予社會資本方的非醫療設施特許經營權又返包給政府方,社會資本方僅負責投資建設不實際運營,每年卻獲得保底收益2000萬元,損害了政府方利益。有7個PPP項目社會資本方未提交建設期履約保函,6個PPP項目未提交運營期履約保函,10個PPP項目提交的履約保函不符合合同約定的要求。

              3.部分項目建設管理不到位。有1個PPP項目因違規建設房屋被罰沒、違規占用耕地被清除復墾,項目公司因此依合同約定提請仲裁索賠,導致政府方賠償項目公司2.4億元;有7個PPP項目在未辦理工程規劃許可證、施工許可證的情況下開工建設;有6個PPP項目在可行性研究報告未獲批復的情況下,已開展采購;有5個已開工建設的PPP項目因土地手續不全、違規決策等原因,目前處于停工狀態;有8個PPP項目因規劃調整、融資不到位等原因實施緩慢、進度滯后,影響了投資效益。

              ——摘自《江蘇省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審計結果》

              二、湖南省

              政府債務和專項債券審計

              審計了5個市本級和15個縣市區,同時審計抽查全省專項債券資金1,842.97億元,占2021年至2022年發行專項債券的51.09%。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是新增隱性債務仍有發生。有的融資平臺舉債建設公益性項目或變相建設形象工程及樓堂館所,造成嚴重損失浪費。

              二是債務化解落實不到位。有的市縣未按時完成隱性債務化解任務,有的市縣虛假化債。

              三是平臺公司轉型不到位,債務融資成本較高,且資產結構不合理,自主運營能力弱。有的市縣除正常支付利息外,另向第三方額外支付其他費用,增加了融資成本。

              四是專項債券項目管理制度執行不到位。納入“儲備庫”的項目中,有的未完成初步設計及概算審批,有的未開工或未辦理施工許可證進入優先庫。

              五是專項債券資金管理不規范。部分市縣存在擠占挪用專項債券資金、資金閑置未形成實物工作量、專項債券項目推進不力、項目收益未達預期等問題。

              PPP項目審計

              對全省49個PPP項目,以及省屬國有企業參與PPP項目情況進行了審計調查。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是項目決策不精準、建設程序不合規。4個項目收入與預期差異較大;11個項目在未取得施工許可證等審批許可之前開工。

              二是項目建設進度滯后、后續管理不到位。5個項目未開工、停工,或未按期完工;6個項目資本金未到位或抽逃資本金;6個項目未及時辦理竣工結算,欠付到期支出責任。

              三是異化PPP模式。省屬國有企業參與PPP項目成為市縣政府融資渠道,增加隱性債務風險。

              四是地方政府拖欠問題突出,市縣政府債務轉嫁省屬國有企業。

              五是部分PPP項目資產閑置。因地方政府和社會資本方未按協議履行相關義務,有的PPP項目資產閑置,有的成為“半拉子工程”。

              六是PPP項目盈利能力差,投資風險較大。此外,部分PPP項目“庫外運行”。截至2022年末,6家省屬國有企業以PPP名義參與實施項目11個,未納入PPP項目庫管理。

              ——摘自湖南省《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三、廣西壯族自治區

              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審計方面

              對部分市縣PPP項目實施情況開展審計調查。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是部分PPP項目未充分發揮降低政府支出作用。2個市6個項目將政府付費項目包裝為可行性缺口補助項目,項目收入主要來源實質上仍為財政資金;3個市10個項目通過驗收后未及時投入使用或投入運營后收益低;個別項目因運營成本、環境污染問題閑置。

              二是部分項目未落實績效考核付費機制。3個市11個項目付費未與績效考核掛鉤,涉及金額3.99億元;1個市2個項目多付運營補貼6909.73萬元;1個市2個項目以概算作為結算支付依據,固化政府支出責任,涉及概算金額11.59億元。

              地方政府債務審計方面

              對3個市和21個縣政府性債務管理及風險情況開展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是部分不符合條件項目獲得專項債券資金支持。2個市違規將商業項目或已完工的項目打包申報獲得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支持;1個市和2個縣有4個項目前期工作不達標仍獲得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支持,涉及金額3.81億元。

              二是違規使用政府專項債券資金。2個市和4個縣擠占挪用23個項目政府專項債券資金44.91億元,用于房地產商業開發項目、其他債務還本付息等支出;1個市和7個縣通過編制虛假工程量清單和虛假監理報告等形式超進度支付工程款11億元;1個市和2個縣違規以專項債券項目資產為標的物進行融資。

              三是政府專項債券績效不佳。1個市和7個縣部分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支付進度慢,涉及金額16.34億元;2個市和7個縣有30個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支持項目存在項目停滯或未按時竣工運營等情況,導致項目產出及效益未達預期;2個市和6個縣20個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支持的項目實際收益與預期收益差異較大,部分債券項目失去還本付息資金來源,存在償還風險。

              ——摘自《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關于2022年度自治區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四、廣東省

              組織審計了2022年汕頭、韶關等7個市地方政府的專項債券管理使用情況。審計結果表明,7市積極發揮專項債券資金帶動擴大有效投資的作用,加快推進重大項目建設。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部分專項債券支出程序不規范。5個市違規提前支付或多付工程款,涉及金額8.67億元。

              (二)部分專項債券審批手續不完善。5個市未按規定編報或批復項目概算影響債券資金使用管理,涉及金額18.58億元。

              (三)部分債券資金閑置,涉及金額10.09億元。3個市因前期工作不及時未能按時開工建設,導致資金閑置,涉及金額4.34億元;4個市部分項目建設進度緩慢,導致資金或配套設備閑置,涉及金額5.75億元。

              (四)個別項目建成后未達預期效果,涉及金額5.75億元。1個市項目論證不充分導致投入使用后未達建設目標要求,涉及債券金額5.50億元;1個市項目建成后出現工程質量問題,涉及金額0.25億元。

              ——摘自《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五、吉林省

              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審計情況

              組織開展5市9縣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管理使用效益情況審計調查。結果表明,相關市縣政府及項目單位能夠積極謀劃項目,爭取專項債券資金,推進項目建設,有效發揮專項債券穩投資作用。發現的主要問題:

              1.項目推進不到位。2市10個項目未確定具體明晰的建設內容無法實施,需要調整資金用途,資金閑置16.81億元;7市縣22個項目因未能取得建設用地手續等原因,項目準備不充分難以按時開工,資金閑置59.93億元;13市縣41個項目未按計劃推進建設,資金閑置75.37億元;6市縣24個項目未按期完工,資金閑置6.55億元。

              2.資金管理使用不規范。5市縣未按規定用途使用債券資金74.13億元;2市9個項目實際用款需求和資金安排存在錯配,其中:1市6個項目專項債券實際需求87.25億元、審批獲得45.06億元,資金缺口42.19億元,2市3個項目超用款需求申請專項債券造成資金閑置32.74億元;6市縣超工程進度撥付專項債券127.61億元;3市將債券資金從債券收款賬戶轉入其他商業銀行開設的賬戶62.36億元;2市8個項目在未開工的情況下預付工程款3.88億元。

              3.項目管理成效不明顯。4市縣9個已建成項目閑置或利用率低,收益未達到項目自求平衡方案設定目標;1市3個項目合同金額超出投資概算27.04億元;3市縣12個項目未及時辦理竣工驗收,債券資金在項目單位結存4.96億元。

              ——摘自《吉林省人民政府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六、安徽省

              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審計情況

              貫徹落實中央和省關于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決策部署,結合省級預算執行審計、地方財政收支審計,延伸審計了9個市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資金管理使用情況

              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部分項目融資平衡方案編制不科學。4個市、3個縣的12個項目融資平衡方案存在預測項目盈利率過高、多估算項目收入等問題,項目實際收益難以覆蓋本息。

              二是違規改變項目建設內容。3個市、1個縣的7個項目未按實施方案建設,項目建設內容與申報方案出入較大,涉及資金8.12億元。三是違規使用專項債資金。1個市、2個縣存在開發區管委會或融資平臺公司階段性挪用專項債資金問題,涉及金額2.75億元;2個市使用專項債資金回補國庫墊款之外自有資金支付的費用共7.32億元;1個市、1個區將專項債資金超范圍用于前期費用1273.48萬元。

              ——摘自《關于安徽省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七、北京市

              政府債務審計情況

              2022年,本市合理控制新增政府債券規模,加強政府債務管理,防范財政運行風險。年末債務規模未超過限額規定。新增政府債券為城市副中心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等重點建設項目提供了有力資金保障。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部分區級新增專項債券項目預算調整較大。由于項目預算編報時未充分考慮開工條件,導致新增專項債券資金到位后8個項目不能按期推動,7個項目必須作出調整,調整資金比率為33.99%,2個項目調整后,仍未形成實物工作量,債券資金結存13.82億元。

              2.部分區級已開工項目進展緩慢。由于前期手續不到位、拆遷未完成等原因,10個項目未及時形成實物工作量。其中,3個項目8.89億元結存在實施單位。

              3.違規舉借政府專項債務。2020年,個別區的老舊小區電網配電設施改造工程,實際沒有對應的專項收入來源,不符合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舉借條件,但仍舉借專項債務2000萬元。

              ——摘自《關于北京市2022年度市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八、河南省

              政府債務管理審計情況

              重點審計了省本級和44個市縣,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85.91億元專項債券資金滯留閑置在財政部門或項目單位超90天,其中:省本級資金19.54億元,滯留閑置最長達247天;南陽等29個市縣債券資金66.37億元,滯留閑置最長達300天。二是1833個專項債券資金未按要求組織開展績效評價工作,涉及資金1341.23億元;9個債券項目實施的重點績效評價工作未及時完成,影響績效評價結果運用,涉及資金22.7億元。

              ——摘自河南省人民政府《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九、山東省

              政府專項債券管理使用方面

              對全省專項債券項目的運營和資產管理情況進行了2輪審計,抽查項目1615個,涉及資金2162.37億元……發現的主要問題:有的項目收益測算脫離實際,償債能力差。有的項目建成后閑置或使用率低等,未實現預期收益,財政部門墊付債券利息1.76億元。有的已完工債券項目未及時轉增國有資產。

              ——摘自《關于山東省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海南省

              專項債券使用管理不嚴格。

              1.5個專項債項目不符合有關政策要求。一是3個專項債項目涉及禁止類內容。二是2個項目償債來源與項目無直接關系。

              2.財政部門對專項債券支出進度真實性審核不到位,部分市縣上報數據不實。8個市縣“以撥作支”專項債券資金6.86億元,滯留實有資金賬戶。3個縣上報專項債支出進度不實,涉及資金3.53億元。1個市超進度支付債券資金698.95萬元。

              ——摘自《海南省人民政府關于2022年度省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一、天津市

              專項債券項目儲備不足。一是2022年新增專項債券額度未充分使用,項目缺口200.92億元。二是部分項目重復多次上報且通過率不高,其中23個項目連續上報三次均未獲得國家發展改革委批準。三是財政部提前下達我市2023年專項債券額度508億元,按規定應向國家發展改革委申報不少于1270億元資金需求,而市發展改革委僅上報資金需求496.8億元。

              專項債券使用率低,項目進度遲緩。我市2022年發行的專項債券使用率僅為38.9%,低于全國平均水平42.7個百分點。39個已發行專項債券項目未開工,其中12個項目已發行完畢超6個月未開工。

              ——《天津市2022年度市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二、上海市

              新增專項債券未及時使用,項目推進機制有待健全。根據財政部要求,當年下達地方政府的新增專項債券,原則上應在當年10月底前使用完畢。截至2022年10月底,由于動拆遷、方案調整等原因,部分項目推進較慢,3家市屬國有建設單位和4個區仍有144.65億元新增專項債券資金尚未使用,占已到位資金的47%。

              ——《關于2022年度上海市市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三、山西省

              新增專項債券管理還需加強。

              省本級和太原、應縣等6個市縣11個已完工項目申領的4.57億元專項債券,未能形成實物工作量、有效拉動投資;省本級和昔陽縣4個項目結余的1.4億元專項債券未及時盤活;省本級和臨汾、祁縣等 38個市縣96個項目推進緩慢,37.08億元專項債券滯留財政 或項目單位;省本級和晉城、右玉等7個市縣未嚴格履行報批程序自行調整22個項目、6.27億元專項債券使用用途;大 同、介休等11個市縣的33個已完工一年以上項目無收益,3.24億元債券利息由市縣財政負擔;陽泉、興縣等8個市縣17個已運營一年以上項目,實現收益未按規定用于還本付息,1.35億元債券利息仍由市縣財政負擔。

              ——山西省《關于2022年度省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四、遼寧省

              1. 專項債券項目申報工作不規范。一是違規以完工項目申報專項債券。1 個項目2021 年申報專項債券3 億元,計劃工期為2021 年5 月至2023 年4 月,但該項目申報建設的1 棟建筑物早在2016 年11 月已經竣工,累計支出5034萬元。二是專項債券項目收益不足覆蓋本息。1 個市3 筆專項債券共計3.1 億元,該專項債券項目累計取得可用于償債的收益僅2.04 億元,無法覆蓋本息3.68 億元,資金缺口達1.64 億元。

              2. 未按照規定使用債券資金。

              一是挪用債券資金。2 個市本級和7 個縣挪用債券資金用于“三?!钡戎С?.06 億元;2 個市本級和7 個縣在地方政府債券穿透式全流程監管系統中虛報債券支出4.34 億元;2 個市用專項債券資金歸墊項目前期支出3.08 億元。

              二是債券資金閑置。省本級和5 個市由于前期工作不到位等導致債券資金支出緩慢,13.03 億元資金閑置。

              三是債券資金存在損失風險。1 個縣申報專項債券4000 萬元的城市垃圾收運環境治理項目需選址重建,已支付勘察設計、土建等支出217.42萬元形成損失;1 個縣申請專項債券9550 萬元的冷鏈物流商業中心建設項目,截至2022 年底累計支付9509.88 萬元,其中9317.95 萬元用于收購無法完成產權變更的商業建筑,導致項目停滯。

              ——《遼寧省政府關于2022年度省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五、內蒙古

              有27個項目在無可研批復、無環評、無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等情況下安排了債券資金,造成“錢等項目”;有的項目收益預測明顯與實際不符,有的項目虛報規模、申報資料明顯錯誤,仍給予了債券資金支持。

              債券資金管理使用中還有不規范的地方。4個旗縣擠占、挪用債券資金2.05億元用于經常性支出等;9個旗縣(市、區)的債券資金4.41億元趴在賬上,效益無從談起。

              ——內蒙古自治區《關于2022年度自治區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六、河北省

              對13市2021年至2022年8月新增政府專項債券使用情況開展了專項審計,涉及2766個項目,專項債券資金3103億元。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是專項債券資金項目謀劃不夠精準。3市不具備開工條件或未開工項目31個,涉及專項債券資金55.22億元;1市2021年度調整新增專項債券資金11.08億元,調整率32.65%。

              二是專項債券資金績效發揮不充分。2021年及以前年度專項債券資金仍有閑置213.39億元。

              三是專項債券資金使用不合規。6市違規將專項債券資金56.45億元用于經常性支出及償還借款。同時,部分專項債券資金績效管理不到位。

              ——《河北省人民政府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七、四川省

              16個市縣違規將債券資金2.61億元用于經常性支出和經營性項目建設等,12個市縣調整使用債券資金9.58億元未按程序報批或備案。

              262個項目的債券資金62.51億元結存于項目單位未使用,其中12.11億元閑置1年以上。

              ——《關于四川省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十八、重慶市

              專項債券申報管理不嚴格。因專項債券項目儲備協同管理機制不完善、對項目成熟度和融資方案等審核把關不夠嚴格等, 部分專項債券項目儲備質量不高,債券資金未及時發揮效益。2 個項目申請計劃與實際投資需求不符,超過投資額多申報債券資金1.44 億元。9 個項目 24.38 億元債券資金使用不及時。

              債券資金管理使用不規范,2 個區縣用已完工項目申報或重復申報專項債券資金,2 個區 1.81 億元專項債券資金被用于其他項目建設。

              ——《重慶市審計局關于 2022 年度市級預算執行和 其他財政收支審計情況的公告》

              十九、寧夏

              重點審計了7個市、縣(區)政府債務管理情況。發現的主要問題:

              5個市、縣(區)未在年初預算中安排償還法定債務本息79.1億元。

              6個市、縣(區)7.16億元債券資金長期閑置。

              6個市、縣(區)未對法定債務還本付息進行滾動分析預測。

              5個市、縣(區)使用新增地方政府債券資金39.46億元實施的242個項目未進行績效評價。

              ——寧夏回族自治區《關于2022年度自治區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的審計工作報告》

              二十、甘肅省

              專項債券管理不嚴不實。8個市縣對債券項目風險評估審核把關不到位,融資平衡方案編制不實不準、虛增收益,為8個項目發行專項債券13.06億元;4個市縣因項目前期準備不充分、申報不精準等原因,9.55億元專項債券資金未及時形成實物工作量;4個市縣專項債券資金508.02萬元管理使用不規范。

              ——《甘肅省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審計結果公告》

              二十一、陜西省

              對 2020 年至 2022 年 6 月全省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使用、監管、償還等情況進行了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是項目建設進度緩慢。22 個市縣 46 個項目受前期手續不完善和疫情等影響未按期開工。

              二是資金撥付使用不嚴格。3 個市 35 個項目超時限撥付使用專項債券資金;3 個市 5 個項目專項債券資金用于支付債券利息、發行費等。

              ——《關于陜西省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的審計工作報告》

              二十二、浙江省

              3個縣專項債券項目資金支出進度慢、效率不高。

              4個項目專項債使用管理不嚴格。4個縣有4個“千項萬億”項目存在專項債超進度支付、閑置,以及違規使用等問題,涉及金額5.46億元。

              ——《浙江省人民政府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全省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二十三、福建省

              ……(揭示)一些基層政府債券資金管理使用不規范、資金閑置、虛報使用進度等問題……

              ——《福建省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審計情況的公告》

              二十四、湖北省

              4個縣10.09億元專項債券資金未按要求及時撥付,影響有效投資目標實現。

              ——湖北省《關于2022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專項債審計主要發現以下10大問題:

              1、不符合專項債支持范圍,部分涉及商業、房地產

              2、擠占挪用(其他項目、經常性支出等)

              3、超進度撥付

              4、資金閑置,未形成實物工作量

              5、實施進展慢,推進不力

              6、建成后項目閑置或利用率低

              7、實際收益與預期收益相差較大,收益不達預期

              8、無績效指標或績效管理不到位

              9、建成后未及時轉增國有資產

              10、部分專項債實際由財政付息

              內容來源:明之說

              文章來源:中銀咨詢微信公眾號

              底部二維碼white.png

              在線客服
              聯系方式

              熱線電話

              0871-63610899

              上班時間

              周一到周五

              公司電話

              0871-63610899

              二維碼
              亚洲精品免费_国产无码av_在线亚洲中文精品第1页视频_亚洲日韩乱码人人爽人人澡人人